拉菲娱乐 发布的文章

  家暴事件围观者不能罔顾法律混淆是非  蒋劲夫家暴事件持续发酵一些网友竟对施暴者点赞

  □ 本报记者   赵  丽

  □ 本报实习生 崔磊磊

  蒋劲夫家暴事件仍在发酵之中。目前,事件各方,包括蒋劲夫、蒋劲夫前女友以及蒋劲夫的朋友各自发声,但这件事仍属于“口水仗”的状态,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公众依然一头雾水。

  这里,且不讨论事件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纠纷,也不涉及剧情反转等问题,只谈一个事实:家暴。

  几天前,蒋劲夫的日本籍女友中浦悠花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受伤照。这些照片显示,中浦悠花的脖子上有清晰的勒痕,身上淤痕密布。这些照片,暗指蒋劲夫家暴。随后,蒋劲夫承认家暴一事。

  家暴传闻被证实后,蒋劲夫的好友发文称“家暴”事出有因,更曝光蒋劲夫和中浦悠花的交往内幕。不过,大部分网友对此并不买账。

  11月21日晚,中浦悠花在聊天软件ins再次发文,她在文中斥责男方只在微博上发文,但没有直接向自己道歉,还自曝被蒋劲夫踢肚子踢到流产。

  随后,蒋劲夫的好友再次为朋友正名,称女方私生活混乱引发家暴,检测报告也显示其未怀孕,并透露女方家族与“黑道”有染,蒋劲夫家人被威胁支付10亿日元。

  尽管事件相关方多次发文你来我往,但有一个事实是确定的,那就是家暴。

  很显然,家暴是触犯法律的行为。然而,不少网友在讨论此事时,却没有现代社会公民应有的法治意识。

  比如,有网友说,“敢于承认自己家暴,好棒”。甚至有网友“觉得他好男人”,“虽然觉得家暴不可原谅,但敢承担也是一种很man的担当”。

  梳理网友评论可以发现,很多网友把重点放在“女生一直在吃避孕药”等“作风问题”上,由此衍生出的观点是,“是女孩的问题,他打的对,鼓掌”等。

  其实,这并不是网络上第一次出现给家暴“叫好”的声音,之前被曝光的明星家暴,也有人纷纷支持。

  前不久,《延禧攻略》爆红,剧中男二号许凯也被爆出家暴女友,事后其在微博回应“有推搡,有撕扯,不是家暴”。粉丝却在评论区“哀求”偶像家暴自己。

  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是一部在2001年播出的电视剧,演员冯远征饰演的安嘉和,因为怀疑妻子有外遇,长期实施家庭暴力。影视画面一度成为很多人的心理阴影,也引起更多人对反家暴的认同。

  但是,在相关贴吧中,一些人却肆意表达对家暴的认可。

  有人说,崇拜施暴者、调侃受害者的,一定是没有经历过、也没有见过家暴的人,他们不会明白,身在其中的人有多痛苦绝望。

  2014年,《中国反家暴纪事》让观众看到了遭受家暴女性的悲剧人生。这部源自真实生活的纪录片,没有灵异或惊悚的故事情节,却被无数人视作“恐怖电影”。

  今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离婚纠纷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数据显示:因家庭暴力申请离婚的占全部案例的14.86%,是除感情不和之外的第二高发原因。其中,91.43%为男性以殴打、辱骂的形式对女性实施家暴。

  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开始实施。家暴受害者有了更有力的维权武器。

  然而,在现实中,逃离家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此前,记者曾采访多名家暴案件的受害者,即使家庭背景、受教育程度、生活圈子完全不同,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忍受家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为何一忍再忍?她们的回答出奇一致:“因为觉得太丢人了。”有受访者认为,被丈夫打是件难以启齿的事情;也有受访者认为,挨打是因为她们也有不对的对方。

  谈及对反家暴法的态度时,曾有受害者说:“对于家暴,社会上还是有偏见,不要给家暴受害人贴标签。特别希望相关部门和公益组织等多联合办培训班。很多事情需要从最基层完善,让受害人得到及时帮助,否则法律就是一纸空文。”

  也有受访者说:“记者同志,你一定要呼吁,让社会观念尽快转变,尤其是要让大家知道,感到丢人的不应该是家暴受害者。遭受家暴,一定要勇敢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万宁11月23日电 (林檎)2018年第九届万宁国际冲浪赛23日在海南万宁开幕。其中,为期10天的国际冲浪协会(ISA)世界桨板冲浪锦标赛当日开赛,来自40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名运动员将在此追风逐浪,其中中国选手有20名。

  ISA世界桨板冲浪锦标赛是高规格的桨板冲浪锦标赛。根据赛制,男、女各分12组,经过复活赛、半决赛,最后争夺总决赛冠军。本次赛事以奥委会的比赛规程严格要求选手,并将《国际反兴奋剂条例》加入冲浪比赛。

ISA世界桨板冲浪锦标赛海南开赛。 林檎 摄ISA世界桨板冲浪锦标赛海南开赛。 林檎 摄

  ISA国际冲浪协会行政总裁罗伯特表示,万宁日月湾是中国最好的冲浪地点之一。经过多年发展,海南万宁已成为冲浪运动和国际冲浪运动协会赛事的新阵地。各国冲浪选手在这里进行角逐、收获友谊,也向世界展示冲浪的魅力和风采。

  12岁的上海指向轻艇会队员宓嘉晨是年纪最小的中国选手。在她看来,参加此次比赛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机会,“全球桨板冲浪最顶尖的选手在这里交流学习,去学习他们,也提升我自己的奖牌和冲浪的能力。”

  万宁市委书记张美文在开幕式上表示,万宁冲浪国家队培训基地的建设已进入尾声,基地建成后将承接冲浪运动队训练、跨界人才选拔等工作。目前全国已有17支冲浪省队在万宁日月湾进行集训。

  2018年第九届万宁国际冲浪赛时间持续到12月28日,赛事包括ISA世界桨板冲浪锦标赛、2018年第二届中国大学生桨板竞速挑战赛、2018年全国冲浪冠军赛、2018年全国青少年冲浪锦标赛暨冲浪U系列赛事(万宁站)和2018年全国冲浪锦标赛。

2018年第九届万宁国际冲浪赛在海南万宁开幕。 林檎 摄2018年第九届万宁国际冲浪赛在海南万宁开幕。 林檎 摄

  活动期间,还将举办2018年第五届国际冲浪城市发展论坛,邀请国内外冲浪领域专业人士在旅游目的地开发、冲浪品牌的发展等议题上建言献策。此外,万宁冲浪度假营、冲浪品牌展示、书法表演等多项内容的冲浪嘉年华活动将陆续进行。

  本次大赛由国际冲浪协会(ISA)、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万宁市人民政府主办。(完)

  中国侨网11月23日电 据德国《华商报》微信公众号消息,德国汉堡大学历史硕士、文学博士、时事评论家、语言学家、作家、翻译家关愚谦先生因病于当地时间11月22日在柏林离世,享年87岁。

  关愚谦,1931年生于广州。1969年到德国汉堡大学念书。德国汉堡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刘茂才教授聘请关愚谦为临时讲师,1973年他修完历史硕士,被大学聘为正式讲师,1977年获得文学博士衔,提为教授级高级讲师,培养出了近千名学生。

  关愚谦的人生三部曲《浪》、《情》、《缘》,反映了一个中国知识分子丰富多彩的一生和个人的心灵成长史。长年来,一直被德国出版界评为五星级作品。他的散文随笔《欧风欧雨》,于2010年冬季由香港和北京三联书店出版。

  退休后,关愚谦集中精力从事写作,先后用中、德、英、意4种语言出版了二十六本介绍中西文化的著作,其中十本是与夫人海珮春一起合作的。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他受德国波恩大学顾彬教授的约请,联合编译了德文版《鲁迅选集》。

  自1988年以来,关愚谦先后受聘于四川外语学院、浙江大学、安徽合肥学院、上海同济大学客座教授。关愚谦先生还是活跃的社会活动家,三十年来,他在霍英东基金会的支持下,在欧洲各大城市如巴黎、柏林、日内瓦、维也纳、里昂、汉堡多地,主办了中西文化学术研讨会和中国文化节等大型活动。现任欧洲华人学会理事长、德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国文化促进会和上海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国外理事。

  最近10多年来,关愚谦在德国《华商报》上开辟专栏,与华人一起分享德国社会的时事新闻以及周游列国的游记心得。

  Note7自燃烧坏笔记本电脑 法院一审判三星中国公司赔偿新电脑

  广州11月23日电 (蔡敏婕 岳岩)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3日对一起因三星Note7手机自燃引发的产品责任纠纷案件一审宣判。该法院一审判决三星中国公司向原告回某杰赔偿新电脑或17888元。

  2016年9月,原告回某杰以在充电时使用三星Note7手机,手机发生自燃,烧毁了笔记本电脑一台为由,对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州三星公司)、广州晶东贸易有限公司提起产品责任纠纷诉讼,请求更换或赔偿其因手机电池自燃毁损的笔记本电脑一台;确认三星中国公司构成欺诈,赔偿三倍购机款,赔礼道歉等。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案涉手机存在产品缺陷,手机自燃是产品缺陷引起的,对此原被告双方没有异议,予以确认。根据法律规定,被告三星中国公司在本案中应对原告因产品缺陷造成的损害应承担赔偿责任。判处被告三星中国公司向原告赔偿一台与受损笔记本电脑相同品牌、型号、配置的全新笔记本电脑,如无法赔偿,则向原告折价赔偿17888元。对原告其他诉讼请求,予以驳回。

  关于原告主张三星中国公司赔偿三倍购机款的问题,原告认为,在Note7手机在国外接连发生燃烧事件后,被告三星中国公司仍于2016年9月2日和14日发布官方声明,称在中国市场发售的Note7国行版本,采用了不同的电池供应商,中国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使用。

  原告基于信任,于9月25日购买Note7手机一台,但次日即发生自燃,被告构成欺诈,故请求三倍赔偿购机款。

  被告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辩称,Note7手机的国行版和海外版使用的电池是不同供应商的电池,在国行手机发生自燃事件后,已于2016年10月11日召回了全部国行版Note7手机。

  2017年1月23日,三星公司得到调查结果,国行版手机和海外版手机采用的电池均存在缺陷,但该两款电池存在的缺陷不同,其公司在整个过程中不存在对原告的故意欺诈。

  对此,法院认定,Note7手机在2016年7月21日取得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认证),办理了相关手续,被允许在国内公开发售。被告三星中国公司在正式发售Note7手机之前,按照相关规定对手机进行了检测和备案,被告三星中国公司在原告购买案涉手机时,并不明知Note7手机存在产品缺陷,故不存在故意欺诈的主观过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三倍赔偿适用于经营者故意欺诈消费者的情形,由于未认定被告属于故意欺诈,故依法不支持赔偿三倍购机款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原告表示不服一审判决,准备提出上诉。(完)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国际新闻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