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跨越——写在宁乡撤县设市之际

发布时间:2017-12-05 13:28 来源: 网络整理

江湾环秀,美丽玉潭。 高起义 摄 宁乡炭河里出土的四羊方尊。(资料图片) 2003年,宁乡大道正式通车。 邓兴 摄 老城。 (资料图片) 宁乡文体中心。 邓兴 摄 格力电器宁乡车间一角。 杨铁军 摄 炭河古城,梦回西周。 杨铁军 摄 城市的早晨。 黄紫琪 摄 时代·奥特莱斯。 王典辉 摄 岳宁大道——一条安全快捷的景观大道。 蔡石胶 摄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宁乡市委宣传部提供)

李曼斯 欧阳倩

2017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一场砥砺奋进的全新征程已经开启。

站在历史的新起点,千年古邑宁乡实现撤县设市,以宁乡市的姿态迈入新时代。

梦想不会在敲锣打鼓中轻松实现。在跨越的征程中,无数个朝夕更替的故事架起梦想之桥,一代代夙兴夜寐的宁乡人砥砺前行。

“征程万里风正劲,重任千钧再出发”。新的时代呼唤新的担当,新的时代需要新的作为,新的时代渴求新的贡献!循着对初心与使命的坚守,宁乡人民犹如航船之舵、奔马之衔,在朝气蓬勃的干劲中奋勇前进。

这是历史的必然

时间是伟大的镌刻者。

它在太平洋一刀刻下深不见底的海沟,在喜马拉雅一指捏起高耸入天的山脉,在亚马孙一脚踢开一马平川……

它随心所欲地塑造着自然之“最”的伟大,却对某些土地情有独钟,精雕细琢。

襟湘江、面洞庭,山多林茂、物产丰饶。宁乡——3000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显然乃时间之衷情。

7000年前,当湖湘文明还在沉沉入睡时,宁乡土地上的先民已成规模地建造起了自己的聚落。

3000年前,当蛮荒的荆楚朦胧睁眼时,宁乡已经在这块土地肥沃、风调雨顺的南方腹地中,崛起了中国南部最早的城池——炭河里。

城池,意味着安定。人们告别居无定所的迁徙,在黄材盆地建立起“大禾”方国。

勤劳智慧的先民没有辜负时间的恩赐。精细的农耕文化将这里衍变成天下粮仓,稻米、生猪、家禽源源不断流向域外。

四羊方尊、人面方鼎等臻于极致的青铜典范,展示了当年高超的铸造水平。灿烂的青铜文明、繁盛的发展基因在土地深处悄然扎根。

宁乡史册,堪堪开篇,便已满座皆惊!

三国至晋,这里先后置新阳、新康县,至宋太平兴国二年(977)始称宁乡。

这前后,蜀相蒋琬、高僧灵佑、唐相裴休、诗僧齐己、硕儒张栻、状元易祓等走出宁乡故土,成为一代名人雅士、高僧大儒。

禅宗一叶沩仰宗在此发源、讲学之风绵延不绝、耕读传家的教化长盛不衰、勤勉安宁的乡风广为流传、令人景仰的风骨节气千年不绝……

这一切将沩宁文化的深远之根发扬光大,将楚沩文明的摇篮之曲撒播湖湘。

在这漫长的封建社会,宁乡遵循着经济发展的自身规律,教农兴民、鼓励农桑。无论王朝如何更迭,以农林经济为主的宁乡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发展。

直至近代,宁乡走入文武并进的历史篇章。

灵峰、玉潭、南轩、云山四大书院闻名遐迩,是宁乡的教育文化领先全省。蓬勃兴起的新学,更赢得了“湖南学堂,宁乡为首”的赞誉。

萧条动荡的现代史,是宁乡人民的抗争史。

湘军将领、反洋教勇士、辛亥革命元老、实业救国的仁人……一批批仁人志士分赴殊途,却就此埋下现代宁乡觉醒的火种。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中共一大代表何叔衡、人民司法奠基人谢觉哉、当代科坛泰斗周光召……名人俊杰治世治学,功及后世,流芳百年。

千年古邑,再次蝶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宁乡先后归属湘潭、益阳地区,1983年划归长沙市管辖。

历史在这里揭开了新的一页。

顺着时代发展的脉络,宁乡将发展的罗盘指向工业,驶入日新月异的时代。

沩水悠悠,沧海桑田。世代的宁乡人民一直执着一个向上发展的理念,顺应国家推进城镇化的发展理念,追索城市之梦在宁乡人民心中渐渐成型。

1993年,县政协、人大就先后作出关于宁乡撤县设市的决议和决定; 1995年,宁乡县政府正式向长沙市政府申报撤县设市,1997年国务院暂停了实施10多年的撤县设市政策,关闭了县改市审批“闸门”。

飞速发展的宁乡,并没有停止改市梦想。2013年,县委、县政府重新启动撤县设市申报工作,2016年5月,国务院出台了《设立县级市标准》,撤县设市“闸门”重新打开,积蓄了二十年发展能量的宁乡脱颖而出,拔得头筹。

今年10月,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这更是如同一根定海神针,鼓舞宁乡底气十足地跨步向“市”发展。

自历史溯源而来,撤县设市的跨越早有脉络可循。

观蓝图发展趋势,撤县设市的跨越着实意义非凡!

这跨越,是遥远盛世流淌至今的基因血脉;

这跨越,是千年史册落笔记下的厚重沉淀;

这跨越,是宁乡人民前仆后继的勤勉气节;

这,是时代的选择,更是历史的必然!

这是时代的召唤

一个新时代的到来,总是以新思想、新理论为标志。宁乡之所以得以历史性跨越,之所以取得历史性成就,关键就在于有新思想指引。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这无异于再次给宁乡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明确方向。

这是前所未有的机遇,这是承前启后的跨越,这是继往开来的征程。

历史发展到今天,城镇化已被赋予新的内涵。

中国经历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镇化进程加快,进而带动了土地开发、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及其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强大引擎。

然而,这种压缩型的城镇化已经放缓。1978年到2000年,城镇化率年均增长为1.55个百分点,2000年到2010年降为1.29个百分点,2010年到2015年进一步降至0.84个百分点。

城镇化不是简单的土地扩展,而是产业、人口、文化、医疗等高端资源的聚集。目前来看,城镇化发展的重点已逐步向中西部、中小城镇、农村转移。

鼓励欠发达地区加快城镇化,鼓励人口净流出地加快城镇化,鼓励离土不离乡、就地就近城镇化,进而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和复兴拓展更大的空间。——这,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新的使命!

撤县设市是国家推进城镇化进程的一个重要措施。

宁乡撤县设市是中国城镇化的时代发展要求!

从1993年起,宁乡就开始申报撤县设市,经过多年的深耕细作,经济体量、城镇人口、产业布局、公共设施乃至社会服务等诸多方面,都达到或超过县改市的标准。

——从县改市,大转变需要大经济体量。2016年,宁乡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98亿元,完成财政收入65.58亿元,2017年前三季度,实现县域生产总值842.15亿元,同比增长10%;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4.22亿元,同比增长17%;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9.32亿元,同比增长13.5%。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跃居全国百强县第25位。

——从县改市,大转变需要优良产业结构。从农业大县到工业强县,宁乡的转型之路走得非常坚定。2016年工业总产值超过2000亿元,稳居全省第二。通过全域旅游景区打造,旅游业迅速崛起,炭河古城、道林古镇、香山小镇、创意煤城、玉潭老街建设正在加快推进,花明楼、灰汤、沩山和关山古镇的品牌内涵进一步丰富。宁乡二三产业比重超过80%,发展本质完全转变。

——从县改市,大转变需要大城市基础架构。近几年宁乡城市建设备受瞩目。从“东进融城”到打造“省会次中心”再到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副中心”,宁乡矢志不渝坚持面向长沙推进城市建设,金洲大道、岳宁大道、金唐公路、南北横线、长益复线、长韶娄高速、益娄衡高速、1121军民合用等战略交通项目建设,构筑了一个交通融城的大格局;科学编制县城总体规划,按照“1+5+N”的发展布局,加快推进特色城镇群建设,县城建成区面积达5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达40万人,全县城镇化率达到53.3%。

——从县改市,大转变需要大文明理念。近几年,宁乡通过国家卫生城市、文明城市、园林城市的创建,城市品质、城市功能迅速提升和完善,绿化率、污水处理能力、城市基础配套设施、人居环境等方面都已达到一个现代中等城市水平。

因此,宁乡撤县设市不是拔苗助长,而是水到渠成;不是急于求成,而是稳步推进。

宁乡撤县设市也是长沙加快国家中心城市创建、提升核心竞争力的时代需要!

去年9月召开的长沙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明确提出,未来五年长沙的奋斗目标是“创建国家中心城市 实现基本现代化”,并提出了建设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国家创新创意中心、国家交通物流中心的战略定位,这彰显了长沙作为长江开放经济带和沿海开放经济带结合部“一带一部”首位城市,积极肩负国家使命引领区域发展、参与国际竞争的责任担当。

宁乡作为省会长沙“一体两翼”战略空间布局的“西翼”,作为国家级湖南湘江新区的重要组团及纵深腹地,作为多年以来坚持东进融长沙的“省会副中心”,作为本轮撤县设市湖南唯一获批的县域,宁乡在长沙创建国家中心城市、实现基本现代化进程中,立足国家中心城市副中心定位,积极谋划、主动作为、担当重任,责无旁贷。这既是宁乡迈向全国一流中等城市的题中应有之义,更是长沙加快国家中心城市创建、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内在需要。

宁乡在这样一个优越的交通区位上,与周边接壤的区县有九个,与湘潭、娄底、益阳、岳阳都能形成区域互动与合作交流,有利于长沙更好的发挥省会的辐射带动作用。

也就是说,长沙的发展格局决定了宁乡注定要扛鼎起新时代发展使命!

这是人民的期盼

住着洋房,平整道路,出门见绿,就医就学便利……美好的城市生活,是几千年来所有农民的期盼。

从农民到市民,这不仅仅是身份称呼的转变,而是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的转变,是思想观念和行为模式的转变。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继续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奋勇前进。“以人民为中心”是贯穿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线。

要让老百姓都过上更高品质的生活,这是宁乡撤县设市的内涵、本质、初衷,是宁乡市委、市政府时刻书写的答卷!

从“农民”到“市民”,老百姓的自豪感更强了!

今年4月10日,国务院正式批准同意撤销宁乡县、设立县级宁乡市的当天晚上,微博、微信上刮起了一阵“宁乡风”:“厉害了,我的大宁乡”“你好,宁乡市”等文章、H5,被无数人点赞、转发。

这种热情,无不折射出此次建市后,所有宁乡市老百姓的骄傲和自豪!这种自豪也是发自内心的、是不可掩饰的!

曾经,“城里人”和“乡下人”,一直是中国户籍存在的两种状态。这种差异本质是一种待遇上的区分,一种观念上的歧视。市民身份、居民户口,使得曾经田间埋头苦做的农民,曾经无法越过的感情、权利、待遇鸿沟即将被填平。这种自豪的精神力量是持久的、难以估量的,可引导、转化到市民意识的觉醒和践行,以适应城市的发展需求、模式和节奏,让城市运行和谐有序,让农民真正做城市的主人。

从“农民”到“市民”,老百姓的尊严提升了!

党的十九大提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

农民变市民,就是要改变农民这一传统的习惯。居民自治、市民议事会、市民监督团,宁乡市在做的,是通过一个个的机构、一个个组织,广泛发动群众参与,让市民的诉求得到反映,让市民的权益充分得到保证,让市民的地位得到充分的尊重。

而随着宁乡市各类基础设施、产业项目的开工,人们发现这片土地正在发生飞速的变化。“打工仔”、“农民工”回自己家乡了:在家门口就能像城里人一样,有份工作、住进楼房、享受城市生活。

“我们村以前有人在外头打工,现在在家门口就能找到工作,一个月收入3000元,落在手里的钱比以前还多了。”白花村的村民段小民笑呵呵地说。

从“农民”到“市民”,老百姓的幸福指数提高了!

城市和农村之间,仿佛存在着一道堤坝,城里水蓄得很高,农村很低。

根据党的十九大的“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全面建设全域旅游景区、美丽乡村、特色产业小镇,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

撤县设市之后,宁乡市委、市政府积极作为,努力把城乡二元结构这个“水闸”打开,让城乡之间的统筹之水顺势而流。

打通“水闸”的关键,在于要集中资源着力强化宁乡市的便民、平安、文化等功能,在就业服务、医疗保障、居住条件、子女教育等方面提供服务。

宁乡坚持以人民为本,兜紧民生保障网,精准扶贫全面覆盖、棚户区改造积极推进,近五年来,财政资金近八成投入民生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完善。先后获评国家卫生县城、全省首批教育强县、省安居工程先进县。沩乌靳楚四水流域积极谋划流域治理和湿地生态修复;县级医院完成提质改造,乡镇卫生院建设有序推进,村卫生室实现全域覆盖;加大乡村公路提质改造,探索“政府投料,群众投工”的建设模式,大幅改善群众出行条件。近几年的民意调查显示,人民群众的满意度、获得感、幸福指数普遍提升。

“让农民逐步改变原有的生活和思维方式,是个长期的过程。”宁乡市相关负责人介绍,为更好地提升居民的城市文明素养,宁乡不断夯实群众文体阵地。

总投资3亿元、占地200亩的文体中心已竣工投入使用;乡镇文化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加强,全面完成青山桥、道林等乡镇综合文化站建设,建设了10个示范性乡镇综合文化站和20个示范性村(社区)文化活动室。一个覆盖全市的公共文化设施网络基本完成。

今年初,“市民之家”成功建成投入使用,实现“进一张门、办所有事”,得到了广大市民的普遍点赞;今年8月,宁乡49个老旧小区全面进行提质改造,人民群众得以乐享快乐老家……

撤县设市后的宁乡,是一张新的城市名片,是一个新的历史里程碑,更是一个新的发展起点。

2018年是新时代的第一年,是新宁乡的第一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立在新征程的起点,迎着新时代的曙光,宁乡将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大力实施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加快推进国家中心城市副中心建设,为打造内陆开放高地、西线工业走廊、全域旅游景区、美好生活家园,加快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宁乡!

以新思想引领新时代、以新使命开启新征程!宁乡市,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征程中,在湖南“一带一部”战略中,在长沙“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使命中,必将展现出更强大的力量!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