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从《花季.雨季》的畅销到《太阳鸟》的诞生

发布时间:2017-10-10 13:06 来源: 网络整理

  您现在的位置是: E时代 > 正文    
     


  T O P 排 行  
-   专辑介绍:游鸿明《台北寂寞部屋》
 
    从《花季.雨季》的畅销到《太阳鸟》的诞生  
 
2001-01-08 16:39:10· ·郁秀··中华读书网

 
  回首《花季.雨季》

  还是让我从《花季.雨季》说起吧。那是十年前的事情,当时我年仅十六,正值花季雨季。十六岁真的是一个非常讨好的年纪,我现在仍记得许多评论家在提出小说不足时,都会十分爱护地加上一句:“但对一位年仅十六岁的孩子,我们实在不应当求全责备,提出过高的苛求。”这足以见得评论家的宽容,我相信大家也是以同一心情看待我的处女作的。

  当今天我以一个成年人的目光回首《花季.雨季》,更是体会这种宽容的爱护。对于自己第一部作品,我有一部分是满意的,一部分不甚满意。有一些片断有极强的青春气息,蛮好玩的,过了那个年纪,恐怕很难回到那种纯真,很难再写出那种文字了。年纪小、在作品的思想和组织结构上一定有缺憾,但也流露出那个年纪的特色。我曾读过一篇老作家谈“童真”的文章。他说,成人描写淡眉常显得乏味。他见到最出色的关于淡眉的恼绘出自一个小孩子之口:“隔壁家阿姨的眉毛忘了长出来了。”这就是儿童的语言。当然《花季.雨季》中也有许多的地方我是不满意的,有些情节落了俗套、老套,过多的议论和总结,显得说教和模式化。

  所以我一直以感谢的心情看待今天的荣誉,也感谢大家的宽宏和谅解。我的成张历程中有不少的摸索与失误,今天的荣誉和谅解对我无疑是巨大的肯定与鼓励。尤其是少年朋友们然情洋溢的来信,让我知道自己做的不是一件哗众取宠的事,也不仅仅只有轰动效应,它是富有意义的,而这个意义是读者赋予的。同时让我有接着走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紧接着问题,就来了——

  而我现在已是成年人,没有理由再一次去接受这种原谅,那么我是否能产一生这些年来人们所期待的飞越呢?这是我在自问的。

  《太阳鸟》创作动机

  《花季.雨季》写于90年,投稿子93年,96年正式出版。而95年9月,我赴美留学。当时没有想到要再写作,但茶余饭后,一部小说的框架时而闪过。也正由于没有想到要付之行动,想法也随之不着边际。当时想写一部纪实性的小说,颇具高度且带有时代感,一落笔就是“公元二千年之际”。当然,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1999年8月,我首次回国,感受很深,这种冲击绝不亚子四年前我到美国所面临的文化冲击。国内这几年变化太快,把在平静生活中度过四年的我转得晕头晕脑。内心有不少感叹,开始产生创作冲动。那时对我是一个很好的时机:首先与《花季.雨季》出版相隔三四年,这个时距让我可以客观冷静地看待我的第一本小说及其给我带来的影响;其次我刚刚毕业,等于我把到美国最大的一件事情做完了,而且又没有什法经济负担,所以在心态上比较从容。于是内心创作的冲动越来越强烈,决定重新坐到电脑前。我觉得许多时候,作者是跟着他内心的感觉走的。像当年《花季.雨季》正红的时候,许多人向我约稿,我没有创作冲动,逼我也没有用的。去年我回来后,到了全国十多个城市签名售书。所到之处,读者们都问我第二部小说何时出世。于是强烈的创作冲动变成了创作决心。

  去年一回国,不少出版社通过各种途径想拿到打一本小说的稿子,对这件事我很慎重,主要想给自己比较大的回旋空间。江苏文艺出版社找到我时,我也对他们说,我们可以谈,但是我需要较长的思考时间。刘健屏社长事后和我聊,说他当时也是没有把握,但决定试试。整个“谈判”只经历一天,我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这在他们的意料之外,同样这也在我的意料之外。刘社长的认真和诚意感动了我,我决定将下一本书稿交给他们。而且我当时特别迫切地想安静下来写东西,不想再浪费任何时间。但我当时跟他们谈好是一年半后交稿,我想给自己比较充裕的时间。

  与江苏文艺签了意向书后没几天,我就回到美国。决定到美国写作基于两点考虑;一是那里比较安静,二是有利于我的采访。

  应该说,如果没有与江苏文艺签下意向书,我会再写,有了这份意向书,我就在时间上有了具体的要求。

  《太阳鸟》创作点滴

  1999年12月中旬,我从深圳回到洛杉矶,重新找房子安顿。2000年元月1日,我开始正式进入工作状态。当天的感受比较悲壮,因为是元月1日,又是千禧年,我所居住的公寓早就发下通知,叫我们准,备干粮和水。千禧年的第一天什么事情也没有,我也就平淡地、正常地度过了我的第一个工作日。

  当真正到了“公元二二千年之际”,当真正坐到电脑台前的时候,我想起当年的写作想法和构思、才意识到有些天真可笑了。这种差异来自这四年我的改变,也来自写作想法与实际写作的距离。

  为了这次创作,我进行了一些有步骤的活动。

  一、我进行了一定的采访。作为留学生,我本身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个体,没有典型性,更没有普遍性。所以在创作群像时,我进行了有计划的采访。四年的留学生活,使我熟悉了美国留学生活的场景、了解了留学生的心态和思想面貌,也给了我较敏锐的观察力、准确的判断力和细腻的描述能力。

  二、小说结构、情节的处理。因为他们基本上没有家族关系,只有社会关系,而且没有固定的故事地点、中心事件,这些为小说的结构带来了一定困难,所以我用接近散文体的形式来写。表现这一代留学生真实的心路历程和精神风貌,除了大步流星的走法,应该还有曲径通幽可寻。但我也记住深圳市宣传部长曾经说的一句话:留学生作为个体,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都是可以的,但是作为群体应该有一种精神上的东西,否则就是整个留学事业的悲哀。所以我的情节是为“精神”服务的。

  三、给小说起个好名字。我曾经给小说起了不少名字,有满意的,也有不满意的。因为怕盗版,最好的名字只能藏在心中,直到最后一刻才告诉出版社定名《太阳鸟》。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呢?我在扉页的题记中说得很清楚:

  《诗》曰:“夭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玄鸟即太阳鸟。我们都是太阳鸟的子孙,年复一年,一群群年轻的太阳鸟飞越重洋,肩负着故土的期望。

  读完全书,再想想书名,我认为蛮有寓意的。

  我创作《太阳鸟》是顺利的,可以说是一气呵成,只用了半年多的时间。这主要是叫:为有前期准备,有充足的素材积累。但我的创作并不轻松,我曾经整整有90天脱离地球,躲在公寓的三层楼上日夜奋战。三个月后下地,入都有点飘飘欲仙了。我做事,是讲投入的。写书的人要对得起出书的人,更要对得起读书的人。

  放飞《太阳鸟》

  2000年6月26日我完成初稿,自己轻叹一声:小说终于完成了,比我估计的时间要早。心情舒缓而平静,接着又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进行了修改,定稿的时间是8月18日。“八.一八是个好日子。”刘社长这么说。

  许多人问我,《花季.雨季》的销量超过百万印数,加上盗版的几百万册,脱能否复制这个畅销神话,哪怕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已经让人怦然心动了。我是如何看待《太阳鸟》的呢?

  作品就像生产一个孩子,父母一定倾注了心血,并赋予期望。同样,我对《太阳鸟》也抱有期望且满怀信心。但孩子离开母体,便是独立的个体,作品一旦出版,便有了自己的命运。我只能说,这个孩子长得比第一个好看。

  不少人关心品人后的道路是专业写作还是从事别的行业,老实说,我还没有想好,但无论做什么,我都会认真地做好。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 相关内容  
 
 
 
 
感谢 访问天极网,如果您觉得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