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让“花季”“雨季”不再迷茫

发布时间:2017-12-07 12:47 来源: 网络整理

老师和家长在对学生进行心理辅导。

学生体验 “模拟法庭” 庭审受教育。

学生在参观法制教育基地。

日前, 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一位小学女教师被三个未成年学生杀害一事, 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 青少年法制教育由此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如何有效开展青少年法制教育, 在实践中创新模式, 多维度、 广路径、 联动式地激活各方正能量, 切实做活预防青少年犯罪这篇大文章已成为当下重要课题。

  现状——法制意识缺失

  一句谎言让民警苦战半个多月

  2012年10月22日,玉州区名山街道榕楼村的李某(男,11岁)在家长陪同下,到玉林市公安局名山派出所报案称:10月21日17时左右,其与表弟覃某才(11岁)在玉州区玫瑰花园旁边的泥路上玩耍时,3名男子把覃某才强行抱上一辆银灰色面包车后逃跑。

  与此同时,玉林各大网站到处流传着小孩被“绑架”的消息,使得诸多玉城市民人心惶惶。

  为尽快破案,专案组民警多次到现场实地勘查、走访,深入开展各项侦查工作。在多次对李某进行询问的过程中,细心的民警发现,李某对于一些细节说不清楚,且有时前后表述矛盾。

  11月7日11时许,经过民警及其家属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李某终于放下思想包袱,说出覃某才失踪的真实情况。

  原来,李某与覃某才外出玩耍,覃某才说要到鱼塘里游泳,于是脱了衣服跳入鱼塘中。由于覃某才不会游泳,在鱼塘中挣扎了几下便沉入水中。李某看到表弟沉入水中后,因为担心被家里大人责骂,便将覃某才的衣裤、鞋子用塑料袋装好,丢在鱼塘旁的草丛中,并对家长谎称表弟被人劫走,隐瞒其已被淹死的事实。

  青少年说谎,这在民警办案过程中并不少见。今年5月24日,北流市平政镇石梯村有一名7岁儿童小宝在当天上午11时许失踪。北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在走访调查中,几个10多岁的小孩屡次向民警反映,看到一名陌生人开着摩托车把小宝抱走了。于是,办案民警连夜调取了石梯村方圆几公里范围的监控录像进行查看,并未发现孩子们说的目标车辆。第二天,经过民警的耐心询问,这些孩子最终承认撒了谎,自己并未看见小宝失踪情形。

  讲“江湖义气”涉嫌非法拘禁罪

  2013年6月,博白县一名17岁的小路(化名)涉嫌非法拘禁罪,作案时是在校高二学生。此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后,博白检察院未检科经开展案前社会调查,发现小路平时在校表现良好,只是出于江湖义气,朋友叫去帮忙追债而参与拘禁他人。因小路符合免起诉条件,该院未检科及时安排心理咨询师对其开展心理疏导,经过心理咨询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心理疏导后,小路认识到自己为朋友“两肋插刀”参与拘禁他人是错误行为,消除了抵触情绪,并重新返回学校读书。

  结伙抢劫电动车

  2014年4月24日,玉林市第七中学附近发生一起抢劫案,3名年轻男子对2名七中学生实施抢劫,抢走了一辆电动车等物。接到案情后,玉林市公安局玉州分局南观派出所马上组织民警开展调查,组织力量在城区主要街道加强巡逻布控。

  当晚9时许,正值玉林城区各中学下晚自习的时间,该所民警带领反抢队员兵分几路在各中学附近路段加强巡逻。巡逻至第七中学附近时,发现两名年轻男子形迹可疑,外貌特征与之前110指挥中心通报的较相符。办案民警当机立断,下令实施抓捕,当场从两名嫌疑人的身上缴获长刀一把。民警把这两名嫌疑人传唤至派出所。经审讯,两名嫌疑人分别叫陈某(15岁)、周某(14岁),均对伙同刘某于4月24日抢劫七中学生的事实供认不讳。4月25日凌晨,民警在东明电信大楼后面一房屋抓获刘某(16岁)以及涉嫌销赃的嫌疑人谢某(24岁)。

  经查,陈某、周某、刘某3人均是玉州区东明社区人,原来是七中的学生,后辍学不读。前段时间,刘某被人盗窃了一辆电动车,于是便想通过“抢”的方式要回一辆。刘某把他的想法告诉了陈某、周某,得到了他们的赞同。当日下午,3人去到七中附近,看到两名学生分别骑着电动车、摩托车经过,于是想抢走摩托车。就在他们下手时,陈某看到该学生很面熟,怕被人认得,于是改变主意,转而对另外一名骑电动车的学生实施抢劫,抢走了电动车一辆。抢劫得手后,他们把电动车卖给了谢某。

  记者了解到,自2008年以来,我市各级人民法院受理的涉及青少年犯罪案件实现了逐年下降。但当前青少年赌博、打架斗殴、抢劫、盗窃、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依然令人震惊,更令人痛心。

  透析——花季年华的迷失

  “任何孤立的引起犯罪的决定性因素,都不能发生犯罪,犯罪的产生不仅要具备许多决定性的引起犯罪的因素,而且要具备一定的环境条件、个人的人格特征,尤其是不同类型犯罪的巨大差异。”玉林市校园青少年法制教育示范基地心理辅导专家、市第四人民医院副院长、国家心理治疗师黄英民表示,青少年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过程是不良的主、客观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要对引起青少年犯罪的各种因素进行综合分析,以便探寻预防青少年犯罪的科学、有效对策。

  黄英民认为,青少年自身素质的好坏是决定其是否违法犯罪的关键。一些青少年自身素质不高,抵御能力差。其自身不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游手好闲、好逸恶劳、无事生非的不良嗜好和品行,自身性格的缺陷,幼稚的心理,以及自身生活需要、人格尊严得不到满足,加上法制观念的缺乏等,一旦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刺激,很容易走向犯罪道路。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是人生的第一课堂。家庭教育的缺陷是子女形成不良个性的基础。一些家长忙于赚钱,无暇关心照顾到青少年的思想品德变化。还有一些家长不认同读书的作用影响到孩子对待学习的态度,如产生厌学思想,不按时上学、逃课,多出来的时间自然就去跟一些社会不良人群玩游戏、赌博、吸毒等,用刺激的行为去填补空余时间。

  此外,一些文化市场上,图书报刊、音像制品中充斥着大量的封建迷信、凶杀暴力、淫秽色情及其它不健康的内容,对社会文化造成了比较严重的污染。其中,“黄色污染”对青少年的腐蚀则最为严重。

  加上网络信息的丰富性和快捷性开阔了青少年的视野,拓宽了青少年求知的途径,但不良信息的泛滥和污染又直接危害和影响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互联网是一个信息极其丰富的百科全书式的世界,青少年可以随时有针对性地获取所需的信息,增加自己的信息量。但网上信息良莠不齐、真假难辨,青少年是非判断能力不强,自我控制能力较弱,难免会受到不良信息的负面影响。

  探索——如何护航花季年华?

  走进玉林市青少年法制教育基地,“一时冲动可酿成终身大错”、“传递法律关爱,护航花季少年”……从一楼走廊步入二楼楼梯,两旁雪白的墙上都恰到好处地挂着精心制作的“警示良言”。心理咨询室、审判庭、教育展厅、少年模拟法庭等赫然展现在眼前。

  据了解,该教育基地的建成,为全市青少年普法宣传教育打造了一个新平台,青少年可经常性地参加多种形式的法制宣传教育活动,通过上法制课、参观审判场所和法制教育厅、举行模拟法庭庭审活动……有利于实现青少年法制教育的常态化、制度化。如今,每到周末,玉林城区诸多师生、家长分批走进该教育基地,亲身感受法律的威严与温情。

  2013年6月,我市首部《未成年人犯罪警示录》系列微电影首映。微电影共分五部:《学校拐角的“保护费”》《网吧里的“第三只手”》《都是黄色录像惹的祸》《花季少女失足记》《讲“哥们义气”的代价》。通过一个个有人物、有情节的小故事,反映容易发生在各学校、各年龄阶段学生身边的事,比如敲诈勒索、抢劫、抢夺、盗窃、早恋、涉黄、涉毒和打架斗殴等,具有多发性、普遍性,告诫青少年远离犯罪,遵纪守法。

  在玉林市玉州区第八中学,该校校园法制教育示范基地深受广大学生的喜爱。每到课余时间,学生们三五成群地走进该基地,切身感受法制教育带来的文明新风。该基地于今年4月建成使用,通过建设模拟法庭、法制教育宣传长廊、法制书记阅览室、青少年维权室、放松室、心理疏导室,来宣传法制、教育学生。先后聘请了多位具有国家心理咨询或心理治疗资格的心理专家义务轮流到学校与师生开展心灵沟通。目前,该校还不定期开展法制教育主题班会课,以提高在校青少年的法制观念。

  全市各中小学校参照该示范基地模式,纷纷建立本校法制宣传教育基地。目前,我市陆川、福绵、玉州、博白等县(市、区)已建立了30多所中小学校校园青少年法制教育基地。

  失足青少年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他们有着独特的生理和心理特点,每个细微的关心和爱护都可能对他们的言行有着微妙的影响。如何灵活把握好“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尺度,把迷途少年唤回正道?

  为此,玉州区法院在少年审判工作中设立了“女子法庭”,实行“圆桌审判”。并引入心理矫正,邀请心理咨询师对失足少年进行心理矫正,解心结,鼓士气,帮助他们重新找到人生的新方向。

  目前,该院还组建了新生少年公益服务队,服务队成员全部由判处缓刑的失足青少年组成。平时,服务队通过不同形式,不定期地参加各种社会公益活动,服务社会、奉献爱心,使缓刑少年犯在参与社会公益活动中重新认识社会,感悟人生,在潜移默化中增强服务意识和社会责任感。并启动特困少年关爱基金,以帮助那些积极改过自新、家庭特别贫穷的失足少年摆脱困境,重返校园或重新就业。

  (原标题: 让“花季”“雨季”不再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