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香港18天抗战后 10万人被骗成为日军细菌战部队实

发布时间:2017-07-30 09:38 来源: 网络整理

东江纵队是战时香港唯一的抗日力量,营救过多位国际友人和文化名人(何香凝等),凭借位置和语言优势,破译过重要情报,也维持了战时的治安。东纵的贡献,基本没有得到港英政府的承认。回归之后,所有东纵老兵及遗属得到应有荣誉。

离港时,东江纵队在九龙设立办事处,即新华社香港分社前身,回归前代表中央负责香港事务。2006年,时任国防部长郭伯雄访美,送给美方的礼物,正是被东江纵队营救,美军克尔中卫的感谢信。

中国远征军在港也有十多个老兵。有的本是香港人,不愿参与内战逃回香港;有的随国军去台湾,回不去内地,辗转来港;有的参与了新中国的建设,改革开放后来港。根据《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国远征军在1942年至1945年两次入缅,帮助收复滇西失地8.3万平方公里,歼灭日军4.9万人,打了大胜仗。其他老兵,有飞虎队飞行员、东南亚游击战士、国民党宣传队成员等。

以下与大家分享东江纵队、中国远征军和飞虎队,三位获得纪念章的老兵的故事。

8岁入伍的小鬼通讯员

第一位,是东江纵队通讯员林珍。1935年,林珍出生在一个有革命传统的家庭,父亲林景英是黄埔二期毕业生,参加过北伐,退役来港教书,30年代离世。1943年,因不堪日军的羞辱,林珍和母亲离港,追随已经加入东江纵队的姐姐。

在深圳大鹏湾港九大队通讯班,林珍成为小鬼通讯员。通信员的任务是送信,山路一走一天,每天早上出发,晚上回来。信交到手上,已经是火柴棍,除了收信人是谁,她一概不知。有新线路,班长带着先走,叮嘱碰到敌人,摔一跤也好,怎样都好,不能把信弄丢。

1944年,港九大队伤员增加,大队部成立伤兵医院,林珍承担基本护理任务。最让她难忘的,是一位排雷失误炸伤眼睛的战士。拆纱布的时候,她的手指头在人家眼前晃,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特别难受,觉得帮不上忙。对方开导她不要伤心,等抗战胜利,回到香港,当了真护士,再来给他治眼睛。

香港18天抗战后 10万人被骗成为日军细菌战部队实

香港东江纵队

1945年,林珍随母亲回到香港,没有胜利的喜悦,也没有迎接英雄的美好景象。她总是回想部队有力量的组织生活。在自家私塾读完初中,她到广州读高中,1953年毕业考取北京体育大学,1956年分配到西安体育学院,1963年调至沈阳,1995年退休。

1985年,东江纵队在广州成立联谊会,林珍见到了多年未联络的老战士,想回香港看看。可是亲人已经去世,无法办探亲签证,要去只能定居。1995年12月,她回到阔别40多年的香港,发现内地的退休金不够用,先后在大学食堂传菜,在办公室当文书,在学校教太极拳和普通话,2010年停工。

林珍现在是老游击战士联谊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2015年10月,在香港各界举行的庆祝抗战70周年的纪念仪式上,林珍代表香港抗战老兵发言,向统战部长孙春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香港18天抗战后 10万人被骗成为日军细菌战部队实

统战部长孙春兰向港九大队通讯员林珍颁发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走出野人山的百岁老人

第二位老兵,是中国远征军的万麓斌。1918年,他生于江西南昌的书香世家,祖辈中过进士,有良好的古典中国文学功底。他的自传回忆录,用旧式章回体写成,以七言绝句作每篇首尾。

1937年,万麓斌考入西南联大中文系。1938年,看到全国主要城市相继沦陷,他决定投笔从戎。1939年,考取黄埔军校17期。1941年,前方急需补充兵员,参加上高会战。1942年,来到缅甸,司职排长,随部队往野人山方向撤退。

香港18天抗战后 10万人被骗成为日军细菌战部队实

http://www.gzestate.com/pocy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