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

  上海11月6日电 (王笈)国际知名的德国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Katharina Grosse)在中国的首场个展“呢喃的泥土”5日起登陆上海chi K11美术馆。展览展出了卡塔琳娜·格罗斯创作的5件与场景相关的沉浸式大型作品。

《腹中》作品图。 JJYPHOTO 摄《腹中》作品图。 JJYPHOTO 摄

  德国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最为人所知的,便是她运用喷枪作为主要绘画工具,在建筑环境中创造与场景相关的大型作品。格罗斯的作品跨越了物件和建筑环境的既有界限,使感官与现实分离,向人们预示着以新方式重组生活的另类选择。在格罗斯看来,无论是鸡蛋、臂弯、火车月台、冰雪中或是沙滩上,任何地方都可以作画。

《陈列室》作品图。 JJYPHOTO 摄《陈列室》作品图。 JJYPHOTO 摄

  “呢喃的泥土”展将面积约1500平方米的美术馆划分成了5个展区,每个展区的大型作品几乎都是在现场创作完成的,引领着此间观众沉浸于迷宫般的空间体验。喷绘在不同结构和布料上的纹理图案,色彩多样、难以名状,让观众仿若漫步于熟知世界的边缘,催人反思大都会本质上的“古怪之处”——永远无法以简单的线条勾勒,永远变幻无常。

  步入首个展区《地下》,从上海本地市场找来的土堆和建筑材料,被五彩颜料覆盖,组成了充满幻象的人造风景观图,有一种贯彻的美感;第二展区《鬼魂》放置着格罗斯用泡沫塑料制作的雕塑,细节和形状丰富多变,使观众无法窥见其全貌;移步第三展区《丝绸工作室》,巨大的丝绸幕布映入眼帘,上面印有格罗斯位于柏林工作室的照片,揭示了过去在另一个地方存在过的痕迹,在绵延的展览中藏下了时间的空隙;第四展区《腹中》采用了迷宫式结构,由数百米从美术馆天花板悬垂下来的厚重布料褶皱组成,冲击着观众的认知感官;最后一个展区《陈列室》则是个“豪华客厅”,整个空间被格罗斯的颜料覆盖着,让观众的感官体验重回展览空间的起点。

  据了解,格罗斯于今年7月来到了中国,并同多位中国艺术家见面,深入讨论了与“呢喃的泥土”相关的艺术创作及主题。

  K11创办人郑志刚表示,“我们很荣幸能举办卡塔琳娜·格罗斯在中国的首个个展。她与中国艺术家及观众的慷慨分享,凸显了KAF(K11 Art Foundation)推动中国艺术家与世界各地艺术家之间进行知识交流的重要使命。”

  展览将在上海chi K11美术馆持续举办至2019年2月24日。(完)

原标题:拍黄瓜罚一万,就叫严格监管?

二十多年前,我爸妈成为制作点心的个体户,那时候我经常跟他们一起去周边的大集上摆摊。我们家是办了食品经营执照的,因为较大一点集市上都会有工商执法人员来检查。但所谓有无执照,差别大概就是有没有交上那笔办证的钱。虽然我无法确认我爸办证时是否体检过,但可以肯定,从未有执法人员到我家来检查过生产环境。所以每每看到县电视台宣传取缔无证经营时,我内心总会冒出一个声音:有证无证,究竟对于消费者有什么实际意义呢?你看,从那时起我就具备一个评论员的批判思维了。

当然现在的执法肯定要比当年严肃很多。这几天广州一个火锅店因为超范围经营拍黄瓜等凉菜,被罚款一万元。看了新闻以后才知道,原来国家对于经营凉菜有着细致的规定,操作间的面积、人员、设施都必须达到一定标准,才能申办从事凉菜加工的《餐饮服务许可证》。而这家火锅店的许可证上不包含凉菜加工,所以广州黄埔区食药监局没收了其经营凉菜21天所得139元,并罚款1万元。

按理说,这起处罚无论从执法程序、援引法规条文上都挑不出瑕疵。根据去年实施的《广东省食品安全条例》第六十条:违法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5000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139元显然不足一万元货值,一万元罚款也在规定区间内。但拍个黄瓜卖个凉菜罚款一万元,这还是让很多人难以接受,网友们甚至纷纷同情起火锅店主了。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在大集上的思考。从行政执法程序上讲,许可证的尊严肯定应该得到维护,但问题是,执法的本质就是维护一张证照的名实相符么?如果我们承认,消费者的健康和权益才是食品执法的最高依归,是不是应该根据火锅店所卖凉菜到底有没有卫生问题,来决定惩罚的力度呢?至少目前尚没有证据显示,消费者吃了该店的凉菜造成健康损害,而食药监局也没有拿出不合格的检验证明,也就是说该店的行为并没有造成实质上的严重后果,那一万元的罚款相对于139元的经营所得,确实是有点过重了。毕竟规定的下限才是五千元,虽然这也有点多。

多年来连续发生的重大食品安全问题,让全社会形成了严格监管的共识,但我们的监管部门似乎把严格监管等同于从重罚款。正如此事中,食药监局接到举报后,没有首先检测凉菜的质量、没有追查食材来源渠道(至少处罚通知书上没有任何体现),也没有调查已食用的消费者有无出现健康问题。所谓的严格监管,其实就是干了一件事:罚款!这样的严监管,是不是有点太没技术含量了。

严格监管应该是从源头到过程到终端,编织起一张严密的网,但我们监管体系的前端显然漏洞太多。正如很多网友的第一感受,日常生活中这种不合规售卖凉菜的行为太多,在普遍性违法的大环境下,选择性执法并不能改变食品安全现状,而且让人质疑执法的公平性。此外,黄埔食药监局所依据的《广东省食品安全条例》,据说是全国首部食品安全的地方性法规。建全地方性法规,当然是一种进步。但它的问题在于不够细致,不分情形,处罚规定过于笼统。超范围经营卖凉菜和故意贩卖劣质食品,案值可能相同,但其性质却是差异很大。按照条例规定机械地开出同样的罚单,对于后一种情形可能太轻,对于前者则显得不近人情地重。这可能正是执法人员认为处罚合规,而吃瓜群众觉得不合常理的分歧所在。

在这件事上也有很多人强调法规的刚性,但问题是行政执法中的谦抑性,也是一条不该被忘掉的重要原则。能够以警告等方式纠正的违法行为,没有必要件件从重处罚。不完善整个监管体系,而过分追求重罚的震慑效果,不但难以解决根本问题,还会使执法部门权力畸大。当某种规定的门槛过高而无法普遍执行时,实际更多的人被置于了事实违法的境地,此时掌握了执法机动权的执法部门查谁谁有事儿,瞪谁谁怀孕。最后的结果是,对违法者的那点威慑效果,恐怕难以抵消执法者寻租的危害。

(文/于永杰)

静静生病了,请原谅一个临时代班的美编吧。另外要特别鸣谢读者”李小米“和万能的“奇”,特别提醒,前者是个单身美女,呵呵哒。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团结湖参考”]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美国俄州出现大量“僵尸”浣熊 引起民众恐慌纷纷报警

综合美联社、《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俄亥俄州扬斯敦(Youngstown)警方正在调查该州东北部“僵尸”浣熊出没事件。据WKBN-TV电视台报道,在过去的三周内,杨斯敦警方接到了十几起报警电话,称浣熊在白天出没,行为怪异。

72岁的摄影师罗伯特·科吉霍尔(Robert Coggeshall)说,他上周五在家外面玩的时候,突然一只浣熊靠近他们。科吉霍尔说,那只浣熊会用两条后腿站立,张牙咧嘴,然后向后倒下。

据科吉霍尔讲述,是他的狗先发现浣熊,他赶紧把狗带回屋里,然后看到浣熊爬在他家玻璃门上,狗和浣熊就这样隔着门对坐着。

科吉霍尔认为那只浣熊有问题,因为一般浣熊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接下来发生的事也证实了这一点。当科吉霍尔试图赶走浣熊时,浣熊居然用两条后腿站立了起来,亮出锋利的白牙和粉红色的牙龈,还有唾液从嘴里滴下来。突然间,它向后倒下,昏迷了过去,但很快又醒了过来,重新站立起来。

科吉霍尔是一位野生动物摄影师和博物学家,他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观察这只浣熊反复的发病,拍摄了大约250张浣熊的照片。

该州自然资源部门表示,这些动物可能患有瘟热,而不是狂犬病。瘟热病会引起咳嗽、颤抖和癫痫,并导致浣熊失去对人类的恐惧。

“浣熊真的很容易患上疾病,而且可能对种群造成毁灭性的影响,”俄亥俄州自然资源部门野生动物生物学家杰夫-韦斯特菲尔德(Geoff Westerfield)告诉WKBN-TV。他说,只要隔离、控制患病的动物,这种疾病最终会消失。

当局要求,居民如果发现浣熊行为怪异,就立即报警。

警方告诉WKBN-TV,除了出现在科吉霍尔家院子里那一只,已经有14只感染疾病的浣熊被杀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日国会议员查自卫队“瞒报门” 遭自卫官当街辱骂

日本在野党民进党一名国会议员因为对防卫部门涉嫌隐瞒自卫队驻扎伊拉克期间活动档案穷追猛打,遭一名自卫官当街威胁。

民进党参议员小西洋之17日在参议院外交防卫委员会说,他16日晚在国会前的公路上遭一名自称自卫官的男子辱骂。对方反复说,“你是全民公敌”“你在国会的所作所为让人恶心”。即使多名警察介入,男子也没有停止辱骂。

自卫队方面调查这一事件,证实骂人男子是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即总参谋部指挥和通信部门少校,30多岁,事发当晚大约9时在街头跑步,偶遇小西洋之。

自卫队统合幕僚长河野克俊17日前往小西的办公室道歉,随后告诉媒体,自卫官辱骂国会议员,是“大问题”和“不应有的行为”,令人“极为遗憾”。防卫省说,考虑处分当事自卫官。

小西说,这一事件反映了“自卫队的文官统制方面的问题”,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和河野应该引咎辞职。另一在野党希望之党党首玉木雄一说:“这是不可容忍的重大问题。我不禁怀疑,自卫队作为武装组织,是否处于妥善控制之下。”立宪民主党干事长福山哲郎说:“这是令人吃惊和忧虑的事件。”

防卫省本月2日突然宣布,找到总计约1.4万页自卫队派驻伊拉克期间的行动日志。而防卫省去年称,没有保存这些日志。小野寺五典4日证实,陆上自卫队去年3月就已找到自卫队伊拉克行动相关记录,但一直知情不报。这是日本防卫部门继隐瞒自卫队驻南苏丹维持和平行动的记录后,再次陷入“瞒报门”。小西连日来在国会对瞒报事件穷追猛打,要求安倍内阁总辞职。(惠晓霜)[新华社微特稿]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民事判决书显示,法院驳回石磊、乔英的离婚诉讼(视频截图)

原标题:谁的错?婆婆上电视诉儿媳弃脑瘫孙女 儿媳则称探视女儿吃闭门羹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恩杰 )9月24日晚,央视社会与法频道《律师来了》栏目以《我和我的脑瘫孙女》为题,报道了来自辽宁省沈阳市的史素兰女士因其孙女在出生17个月后被查出脑瘫、癫痫、智障、失聪、失语等多重残疾,儿媳妇以断奶为由离家出走。之后儿子与儿媳妇4次诉讼离婚,都没有成功,万般无奈的史素兰只能上电视寻求帮助。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史素兰在节目中讲述自己如何辛苦拉扯可怜的孙女,为她唱儿歌,逗她开心;给她写诗,抒发血泪亲情。史素兰坚称孙女被查出脑瘫后,身为医生的母亲却对其放弃治疗,称其活着对大家是个累赘,其自己也遭罪。儿子通过到法院起诉离婚的方式,找到了失踪的儿媳,其却开口要十万元钱才肯回来。

节目里,儿媳妇乔英(化名)的电话录音则显示,她往家里打电话,电话通着却没人理她,她敲门欲探视孩子却没人开门。儿媳的同事则称,其婆婆和其丈夫从沈阳到赤峰,将其堵到胡同里揍了一顿,扯下了乔英的金项链;另外其婆婆还到其所工作的医院,在各科室哭闹痛诉乔大夫生了一个脑瘫智障女儿后弃之不管,严重影响了乔大夫的声誉。

在《律师来了》节目现场,四位律师为史素兰的家事纠纷从法律角度进行了分析和建议,不过,由于此离婚案还未有结果,史素兰不能作为原告等原因,四位律师均婉拒代理此案。比较暖心的是,节目尾声,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吴明先生将两万元未成年残疾人救助金作为医疗费,交到了史素兰手里,并祝她孙女早日康复,幸福美满。

孙女被查出脑瘫癫痫智障 儿媳以断奶为由离家出走

在电视荧屏上,史素兰陈述道:“我孙女苗苗今年6岁,在其出生17个月时,被医院查出患有脑瘫、癫痫、智障、失聪、失语等多种身体残疾。拿到医院诊断书的那天晚上,我们全家都哭得崩溃了,唯独儿媳妇很淡定,一滴眼泪也没掉。她对我说,‘妈,孩子放弃治疗。活着累赘大家,将来她大了自己也遭罪’。”

史素兰称,面对儿媳的这种残酷决定,儿子则在一旁规劝说,他们两口子好好过日子。如果想要,就再生个老二。若不想要,就将精力全放在治疗抚养苗苗身上。

“紧接着,一个月后,儿媳以断奶需要调养为由,打算到赤峰娘家暂住。她临走时孩子高烧39.7度,当时家人苦劝她等孩子退烧后再走,但她不听,执意要走。儿子心疼儿媳妇,只好将她送到火车站上。” 史素兰说。

她还表示,她当时就觉得不太正常,便让儿子去看家里锁着的一个铁盒子有无被动过。儿子打开后发现里面的金银首饰全不见了,孩子的长命锁也未找到。对此,她高度怀疑儿媳离家出走。接下来的几个月,她们到赤峰儿媳娘家找过其几次,均没有见着她本人。

孩子哭闹她唱儿歌哄其开心 为孙女写诗老伴骂她神经病

“自从儿媳妇离家出走后,儿子觉得活着没意思。我们劝他要撑住,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人要赡养,下有女儿要等着你治疗抚养。而就在这时,儿子又乳腺增生,像女孩子发育似的。这可愁煞了我们老两口,既要照看孙女,又要抚慰儿子。这种痛苦的生活我们过了两年,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镜头里,史素兰满含着泪花说道。

她还称,那时孩子太可怜,成天哭闹。她为了哄孩子,就给其唱儿歌,“两个小娃娃呀,整天打电话呀。喂喂喂,你在哪里呀?哎哎哎,我在幼儿园。”就这样,她唱着,虽然孩子听不见,但很快止住了哭声,小脸蛋上泛起一丝微笑。

“她一高兴,我就开心。开心过后我就又难过,别人家的孩子能打电话,能说话,有小朋友交流。可我家孩子不能打电话,这一生都不能跟别人交流……”说到此,史素兰声音变得嘶哑起来,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接着,她将一首写给孙女的诗《怜花》向现场的观众朗诵:“上苍赐我花儿残,明知艰辛护花难;甘愿泪血润花地,自我欣赏欢欢欢。”对此,她称,这是她哀叹上苍对于孙女命运的不公,也是她含辛茹苦抚养孙女血泪交织的亲情。老伴却骂她神经病,说她唱歌、写诗给孩子,孩子却不会说话,也听不见,根本感觉不到。

史素兰说,虽然孙女有多重残疾,但肠胃消化系统功能一切正常。“她如果想吃饭,就瞅着饭桌,哼哼叫;想喝水,就望着饮水机。想吃水果,我就将水果摆子桌子上,她目光落到哪一个上,我就给她削哪一个吃。”

儿媳走后给孩子邮过5000元 称想要她回家得给10万元

节目中,史素兰还透露,儿媳离家出走后,曾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4月,每月给孙女邮寄1000元,一共寄了5000元。除此之外,再没收到儿媳的任何财物。

“在我们苦寻她未果后,儿子通过起诉离婚的方式,通过法院传票找到了她。对此,她给我儿子石磊发短信称,给她10万元,她就回家。”史素兰说道。

对此,现场有律师疑问,这10万元背后有啥隐情?跟当初的彩礼有无关系?史素兰回应称,结婚的彩礼早已经给过了。2012年,儿媳的娘家弟弟要买车,向她家借10万元。她家当时手头紧张,没有借。所以儿媳乔英记恨在心,趁着这次让她回家的理由,想帮她娘家讨要回来。

“她这是想要讹诈我们,我们没有答应。她便主动向法院起诉离婚,理由是分居满两年,却被法院驳回。”史素兰指着屏幕上儿子儿媳第二次离婚的判决书说道。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屏幕上先后出现了三份离婚判决书,原告分别是石磊、乔英、石磊,除第一份是被石磊撤诉之外,另外两份判决书的结果均为被法院驳回。

另外,屏幕信息还显示,石磊和乔英最近的一次离婚诉讼判决结果还未出来,这已算是他们的第四次离婚。石磊电话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一切以孩子的治疗为重,离婚诉讼纠纷静等法院判决。

儿媳称探视孩子吃了闭门羹 儿子否认他和母亲打他老婆

对于婆媳关系,史素兰在节目中称,她与儿媳乔英相处得很好,从未红过脸。而据节目公布的电话采访其儿媳妇乔英的录音显示,她往家里打电话,电话通着能听到孩子哭闹的声音,却没人理她;她敲门欲探视孩子,却没人开门。

“孩子是我亲生的,我也很心疼孩子。曾给孩子寄过几次抚养费,也给其寄过几件衣服。但当后来婆婆到处传扬说我抛弃孩子,并上辽宁电视台痛诉我的时候,我很气愤,觉得她们一家很可恶,我的声誉受到了很大影响,所以才上法院起诉离婚的。”乔英在录音中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节目组还公布了对乔英同事的电话采访录音,其称,乔英婆婆和其丈夫从沈阳上赤峰,将其堵到胡同里揍了一顿,扯下了其脖子上的金项链,其婆婆从地上捡起来后装到了自己的包裹里。另外其婆婆还到其所工作的医院,在各科室哭闹痛诉乔大夫生了一个脑瘫智障女儿后弃之不管,这严重影响到乔大夫的声誉。

不过,看完电视节目的石磊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否认“他和母亲将其妻子堵到胡同里揍了一顿”的这种说法。他称,在胡同里,乔英将孩子抱走,母亲追着从她怀里抱了回来,乔英转手朝她母亲的嘴上打了一拳,后来又用手挠了他母亲左侧脸一下。她母亲并没有还手,他们选择了报警,然后被带进派出所做了笔录。他以报警笔录为证,称自己所说属实。

律师建议双方轮流抚养孩子 福利会捐两万善款为患儿治病

节目后半段,史素兰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她希望儿媳妇乔英能够切实负担起抚养孩子苗苗的责任来,与儿子一起为苗苗治疗。对此,天津市律师协会律师兰玉梅建议其儿子石磊与儿媳乔英好好谈谈,在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可以轮流抚养孩子。

对于史素兰提到的“她们去赤峰找乔英,在其宿舍内发现有男人的衣服,并看到乔英和一个男人结伴外出,她怀疑乔英婚内出轨有外遇”这一情况,北京市律师协会律师李鸿鹏称, 目前她所掌握的这些情况有点想当然,没有过多的直接证据去佐证,所以在法律上很难支持“第三者插足,孩子被遗弃”这一说法。

最终,节目组现场四位律师以此离婚案还未有结果,史素兰不能作为原告等理由,均婉拒了代理此案。比较暖心的是,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吴明先生将两万元未成年残疾人救助金作为医疗费,交到了史素兰手里,并祝她孙女早日康复,幸福美满。

对于脑瘫患儿苗苗的病情,作为本期节目观察员的吴阶平医学基金会秘书长管昌平先生分析称,脑瘫患儿一般不会智力有问题,通过后期的康复,有很多患儿能缓解。特别是早诊断、治疗,通过对患儿的深度按摩和治疗,能够激发现有活的脑细胞的代偿作用,最后再指导这个神经,达到一定的恢复。同时他表示,脑瘫患者一般在医院是三到四年的康复期,出院后还需五到六年的家庭康复期。对此,他希望家长要有足够的耐心和精力来为患者治疗病情。

石磊则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透露,截至目前,为其脑瘫女儿苗苗治病已花去6万元医疗费。好在有社会上热心人的关注,特别是残疾人基金会帮他联系到北京一家医院,约定今年11月份将为苗苗做脑瘫康复手术治疗,对此他不胜感激。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乔磊首次起诉乔英离婚,后要求撤诉的法院民事裁定书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